教師資料查詢 | 類別: 其他 | 教師: 楊宗翰 TSUNG-HAN YANG (瀏覽個人網頁)

標題:中山堂見證了詩的盛世
學年108
學期2
出版(發表)日期2020/02/01
著者楊宗翰 TSUNG-HAN YANG
中文題名中山堂見證了詩的盛世
英文題名
出版地(會議地點)
出版者(主辦單位)臺北市中山堂管理所
ISBN
備註中山堂見證了詩的盛世

/楊宗翰
(《2020.2-4節目手冊》,臺北市中山堂管理所發行,頁56-57。)

對稍有文學史概念的愛詩人來說,誰會不知道「藍星」這個響亮的名字。1954年3月在台北市中山堂旁的露天茶座,覃子豪、鍾鼎文、余光中、夏菁、鄧禹平諸君倡議組成詩社,並以「藍星」命名。之後加入「藍星」的詩人,還有向明、周夢蝶、敻虹、黃用、吳望堯等,每位都是台灣現代詩史上的一號人物。我雖身為愛詩一族,卻遲至九零年代初期讀高中才真正踏入中山堂,而且很慚愧的是:我對附近的明星咖啡屋跟雪王冰淇淋,恐怕比對這棟歷史建築更有記憶。

一直要到2010年,「藍星」要角向明先生要出版詩集《閒愁》及評論集《無邊光景在詩中》兩書,才又牽起了我跟中山堂的緣分。我一向主張新書發表會可以開啟作家跟讀者間的實質互動,向明一次推出兩部力作,當然必須隆重舉辦。彼時林谷芳先生剛主持設於中山堂三樓的台北書院,而湖南人向明也曾到過嶽麓書院,若能讓一群新文藝詩友在古典韻味書院齊聚,這樣的發表會將是場何等珍貴的體驗。

在眾多善緣支持下,此一願望在當年10月1日美夢成真,我也蒙向明囑咐擔任主持人一職。出席活動的余光中、鍾鼎文、張拓蕪、辛鬱,很遺憾今日都已不在人世。但彼時他們致詞的身影形貌,我卻始終不曾忘記。

當初一度苦思活動主題名稱,後想起中山堂跟「藍星」乃至台灣新詩史甚為有緣,故採用「詩的盛世」為名,向明先生亦欣然同意。記得當天管管、隱地、丁文智、楊昌年、向陽、曾進豐、汪其楣、顏艾琳、陳美桂等眾多詩人與師長齊聚,早早把台北書院擠到無位可座,竟連整排鞋櫃都塞滿了鞋。

余光中、范我存伉儷特別乘高鐵北上,當余先生朗誦向明新書中〈學些叛逆〉一詩時,那段:「去他的溫柔敦厚/管他啥的克己復禮/向反對黨學習蠻不講理/向死硬派抄襲忘恩負義」,眾人更能體會詩人在自嘲牢騷中,仍然相信唯詩才能讓人不活到發瘋,並繼續勉強堅持下去。那天午後的中山堂裡,相信眾人都看到了詩的無邊光景,並感受到詩的壯美盛世。從1954年的藍星詩社創立,到2010年的向明新書發表,台北中山堂始終是台灣現代詩的伙伴、戰友,以及最忠實的見證。
語文中文
Google+ 推薦功能,讓全世界都能看到您的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