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資料查詢 | 類別: 期刊論文 | 教師: 林偉淑 Lin, Wei-shu (瀏覽個人網頁)

標題:《金瓶梅後二十回的敘事概念與指涉意義
學年107
學期1
出版(發表)日期2018/12/08
作品名稱金瓶梅後二十回的敘事概念與指涉意義
作品名稱(其他語言)
著者林偉淑
單位
出版者
著錄名稱、卷期、頁數東亞漢學研究特別號(2018年)
摘要《金瓶梅》前八十回是以西門慶為敘述中心,後二十回情節發展極為迅速,事實上這正是《金瓶梅》作者的用心之處,在後二十回,短短的幾年內龐春梅已演繹了前八十回西門慶一府十年的榮衰。後二十回情節敘述,男性以陳經濟、女性則以龐春梅為敘事中心。特別是在後二十回的敘述陳經濟走出西門府,走向了市井,除了讓我們看到富二代的敗家破落之外,透過陳經濟身體欲望的書寫、性與死亡的描摹,更再次宣告《金瓶梅》一書將「權力與性」作為貫穿全書的主題,然而不同的是,權力未必都在男性手中,當龐春梅將陳經濟以表弟之名迎進守備府時,權力和欲望的位置就改寫了:西門慶代表父權社會底下,透過權力與財勢交換女體、孌童性愛的男性/父權。而龐春梅和陳經濟的欲愛與權力,則打破了男性/父權社會的單向性與絕對性,說明了權力與性的交換,是普世存在於人性底層根本的欲望。表現了男性形象的弱化:男性權力與欲望的錯置。相對的,周守備則是盡忠職守,建業立功以壯大家族,然而,周守備的忠義,是對於周府裡倫理綱紀不彰、官商勾結不忠不義的嘲諷,並直書國破家亡的敘述主題。韓愛姐的出場是欲望的符號,複寫了潘金蓮,接續潘金蓮和陳經濟的欲愛糾葛,使得《金瓶梅》成為前後文本相呼應的「欲望之書」。如果我們從性別政治的角度來看,可以看到韓愛姐從欲望糾纏的女子,成為陳經濟守節的賢妾,不惜剪髮毁目,這是作者透過作品所寓寄的誡世勸懲,同時,除了勸善懲惡外,也投射了文人士大夫在「性別政治」底下,對於女性的期待。看似縱欲的《金瓶梅》女性身體書寫,最終仍期待女性的身體是臣服在道德的要求或規範底下,即使這是在重利縱欲的晚明社會,作者仍渴望能對於家庭秩序的維持。可知《金瓶梅》是以儒家反面筆法寫出的時代悲感之作。
關鍵字金瓶梅;權力;欲望;身體政治
語言中文
ISSN2185-999X
期刊性質國外
收錄於
產學合作
通訊作者
審稿制度
國別中華民國
公開徵稿
出版型式,紙本
相關連結
Google+ 推薦功能,讓全世界都能看到您的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