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查詢 | 類別:研究報告 | | 關鍵字:災難的生命政治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01 筆查詢結果
序號 學年期 教師動態
1 96/1 未來學所 蘇哲安 助理教授 研究報告 發佈 災難的生命政治 , [96-1] :災難的生命政治研究報告災難的生命政治The Biopolitics of Catastrophe蘇哲安淡江大學未來學研究所計畫編號:NSC97-2410-H032-022;研究期間:200808~200907;研究經費:253,000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早在1986 年的時候,貝克曾經指出「風險社會即是災難的社會」。根據貝克的分析, 有四個主要的結論值得重視:一、風險的場域已經擴及到了全球的規模;二、全球規 模的風險往往是無法挽回的超災難;三、資訊與媒體科技的進步已經打亂了傳統因果 論的理解並造成了因果之間新的共時性關係(短路的迴路);四、風險本身可能看不見。 根據「風險社會」以上四種特質,我們對「風險」的理解顯然無法受限於風險本身的 激烈度。更需要受重式的面向反而就是這些風險在地緣性與社會性上所帶來的可能政 治效應。由於資訊科技的輔助效果,後現代社會性的發展速度其實已經構成了一種病 毒式的邏輯。所謂風險社會就是指一個暴露於自己的資訊短路與資訊迴路的社會狀 態。這樣的社會一直不斷地力圖將自己本身的行為所造成但尚未顯現的後果納入行為 準則裡面並加以預防性的調節。如此的超暴露關係可以稱之為一種病毒生命邏輯(viral bio-logic)。面對如此的趨勢發展,我們不得不思考新一波的生命政治法西斯主義如何 可能產生。 Already in 1986, Ulrich Beck observed that the “society of risk is a society of the catastrophe.” According to Beck’s analysis, we can draw four main conclusions: 1) the entire globe as a whole is now the principal theater for risk; 2) the scale of devastation incurred by global risks are massive and most often irreparable by nature; 3) advances in communications and media technologies have effectively produced a tempor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01 筆查詢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