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查詢 | 類別:研究報告 | | 關鍵字:極簡主義的詩學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03 筆查詢結果
序號 學年期 教師動態
1 100/1 英文系 吳怡芬 副教授 研究報告 發佈 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頭和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 , [100-1] :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頭和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研究報告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頭和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Poetics of Minimalism: Defining the Long Take/Long Shot Stylistics of Contemporary East Asian Filmmaking吳怡芬淡江大學英文學系長鏡頭; 遠景鏡頭; 亞洲極簡主義; 侯孝賢; 是枝裕和; 賈樟柯; 張作驥; long shot; long take; Asian Minimalism; Hou Hsiao-hsien; Kore-eda Hirokazu; Jia Zangke; Chang Cho-chi計畫編號:NSC100-2410-H032-084
 研究期間:201108~201207
 研究經費:394,000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頭和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 本研究試圖為長鏡頭 (Long take) 和遠景鏡頭 (Long shot) 在當代東亞電影作品中尋找定位。日本大師小津安二郎(Ozu Yasujiro)與台灣導演侯孝賢 (Hou Hsiao-Hsien)以遠距離的攝影機架設,疏離觀察的拍攝風格,以及省略性的敘述方式 (elliptical narrative),影響了一些亞洲年輕世代的電影工作者。這些新世代的導演將小津與侯孝賢的鏡頭風格做了一些微妙的變化,用以呈現他們對於現代亞洲社會文化景觀的觀察。竄升於90年代的新銳,如日本的是枝裕和 (Koreeda Hirokazu)、台灣的張作驥 (Chang Tso-Chi) 與中國的賈樟柯 (Jia Zhangke),三位擅長以長鏡拍攝的電影作者,或多或少受到侯孝賢與小津的影響,他們的作品風格將成為本研究的重點;透過他們作品做為例子,重新思考長鏡頭和遠景鏡頭於當代東亞電影的意涵。尤其當作者論 (Authorship)、寫實主義 (Realism) 或是第三電影 (The Third Cinema) 理論常被用來做為論點依據討論亞洲電影時,本研究試圖證明,除了鏡頭美學的考量,長鏡和遠景鏡頭在東亞電影裡的呈現,其實蘊含了歷史文化經驗的記憶,豐富了影像的人文深度。 侯孝賢建立了長鏡與遠景鏡頭的表現內涵,使其帶有
2 101/1 英文系 吳怡芬 副教授 研究報告 發佈 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與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I) , [101-1] :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與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I)研究報告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與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I)Poetics of Minimalism: Defining the Long Take/Long Shot Stylistics of Contemporary East Asian Filmmaking (Ii)吳怡芬淡江大學英文學系計畫編號:NSC101-2410-H032-077
 研究期間:201208~201307
 研究經費:523,000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This research attempts to locate the meanings of the long take and long shot in contemporary East Asian Cinema, an aesthetic tendency that seems so prevailing in some recent eminent works. The detached observational style that Ozu Yasujiro (Japan) and Hou Hsiao-Hsien (Taiwan) have employed through their distanced and fixed camera positioning and their preference for the long take have resurfaced in the work of a few o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of filmmakers in Asia, who develop many subtle variants of Hou’s and Ozu’s stylistics and apply them to capture their observations of the modern Asian socio-cultural landscape. Having been considered to be influenced by Ozu’s and Hou’s style, the films of Koreeda Hirokazu (Japan), C
3 99/1 英文系 吳怡芬 副教授 研究報告 發佈 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頭和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 , [99-1] :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頭和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研究報告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頭和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I)Poetics of Minimalism: Defining the Long Take/Long Shot Stylistics of Contemporary East Asian Filmmaking吳怡芬淡江大學英文學系計畫編號:NSC100-2410-H032-084;研究期間:20110801~20120731;研究經費:394,000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極簡主義的詩學: 當代東亞電影中長鏡頭和遠景鏡頭風格的文化意涵 本研究試圖為長鏡頭 (Long take) 和遠景鏡頭 (Long shot) 在當代東亞電影作品中尋找定位。日本大師小津安二郎(Ozu Yasujiro)與台灣導演侯孝賢 (Hou Hsiao-Hsien)以遠距離的攝影機架設,疏離觀察的拍攝風格,以及省略性的敘述方式 (elliptical narrative),影響了一些亞洲年輕世代的電影工作者。這些新世代的導演將小津與侯孝賢的鏡頭風格做了一些微妙的變化,用以呈現他們對於現代亞洲社會文化景觀的觀察。竄升於90年代的新銳,如日本的是枝裕和 (Koreeda Hirokazu)、台灣的張作驥 (Chang Tso-Chi) 與中國的賈樟柯 (Jia Zhangke),三位擅長以長鏡拍攝的電影作者,或多或少受到侯孝賢與小津的影響,他們的作品風格將成為本研究的重點;透過他們作品做為例子,重新思考長鏡頭和遠景鏡頭於當代東亞電影的意涵。尤其當作者論 (Authorship)、寫實主義 (Realism) 或是第三電影 (The Third Cinema) 理論常被用來做為論點依據討論亞洲電影時,本研究試圖證明,除了鏡頭美學的考量,長鏡和遠景鏡頭在東亞電影裡的呈現,其實蘊含了歷史文化經驗的記憶,豐富了影像的人文深度。 侯孝賢建立了長鏡與遠景鏡頭的表現內涵,使其帶有濃厚的亞洲色彩,David Bordwell 稱之為亞洲的極簡主義 (Asian Minimalism)。在亞洲電影工作者的印象中,長鏡的使用創造一種現實時空完整性的效果,反映人們日常生活的自然表現。因此,三位導演偏好長鏡與遠景鏡頭的使用,並不全然只是鏡頭美學的考量,而似乎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03 筆查詢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