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查詢 | 類別:期刊論文 | | 關鍵字:Blanche's Cultural War in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01 筆查詢結果
序號 學年期 教師動態
1 96/2 英文系 王緒鼎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Blanche's Cultural War in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 [96-2] :Blanche's Cultural War in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期刊論文Blanche's Cultural War in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論《慾望街車》中白朗琦之文化戰爭王緒鼎淡江大學英文學系古老的南方;上流社會的價值;現代社會;自然主義的現實;文化戰爭;Past values;Old south;Cultural war;Naturalistic realism;Modern society臺北縣:淡江大學淡江人文社會學刊=Tamkang Journa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34,頁111-132本文試圖論證《慾望街車》中的白朗琦,不只是像眾多評論家所說之「精神病的受害者」、「酒鬼」和引誘青少年的「蕩婦」,以及頑固地守護南方之腐朽價值的可憐蟲。的確!她的行為、思想狀況、思維方式和處世風格都帶有過去南方文明之烙印。雖然,古老的南方文明從社會體制上已「隨風而逝」,但是白朗琦所代表的南方文明上流社會價值在劇中是得到劇作家同情的,也是從正面展示的。然而,在眾多評論家的論述之中,還沒有任何評論提到白朗琦是一位「強者」,也沒有論及她是劇作家所塑造的「最具理性者」,更沒有任何論述認為她在維護和重新製造南方古文明上流社會的價值之中永不妥協之積極作用。因此,本文將論證白朗琦不僅總是企圖生活在過去的文明之中,而且還總是堅決地攀附於南方古文明上流社會價值上,也為此價值的生存而毫不妥協地戰鬥,更為捍衛和重新製造此價值而積極地努力不息。雖然,威廉斯體認到現代社會中自然主義的現實當然要使得白朗琦在政治和社會上注定要失敗,他確實暗示,在精神上,白朗琦反抗冷酷無情的現代社會之文化戰爭並非徒勞無益,她的精神自始至終也沒有被完全擊垮;她的文化戰爭最終留下了文明的印記。 This essay attempts to prove that Blanche is much more than just "a victim of neurosis," an alcoholic, a debauched seducer of young boys, and a "faded Southern belle" who just pathetically clings to the decayed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01 筆查詢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