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查詢 | 類別:期刊論文 | | 關鍵字:金瓶梅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14 筆查詢結果
序號 學年期 教師動態
1 107/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權力、欲望與身體政治—《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轉移 , [107-2] :權力、欲望與身體政治—《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轉移期刊論文權力、欲望與身體政治—《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轉移Centering on "Power" and "Desire" -On the Transfer of Narrative Perspectives from the First Eighty Chapters to the Last Twenty Chapters of Jin Ping Mei林偉淑《金瓶梅》;權力;欲望;身體政治;Jin Ping Mei;Power;Desire;Body Politics臺北教育大學語文集刊 35, p.151-153+155《金瓶梅》是一部文人小說,作者有意識地讓小說人物互為參照、呼應、對比。全書的前八十回的男性是以西門慶為敘述中心,後二十回西門慶死後,男性以陳經濟,女性則以龐春梅為敘事中心,陳經濟見證了西門府的快速衰敗,他走出家庭走向市井。並以張二官作為繼起的,未來無數可能的西門慶之一為。同時,前八十回寫西門慶與連同一妻五妾在內的諸多女人的生活,是男性以權力財富交換他渴望的欲望與權勢。到了後二十回,依然是談家庭興衰,卻是以女性為欲望中心:從龐春梅看西門府的興衰,兼看周守備的榮盛與死亡;並從葛翠屏的角度再次確認,作為正室必須是大器,或者沈默面對其他妾室;通過以「愛」為名的韓愛姐,看到《金瓶梅》在重利寫欲之餘仍有救贖的可能,仍有一道從欲望裡提升的微光。zh_TW1561-378X國內是TWN
2 107/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以「權力」與「欲望」為論述中心—試論《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視角轉移 , [107-2] :以「權力」與「欲望」為論述中心—試論《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視角轉移期刊論文以「權力」與「欲望」為論述中心—試論《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視角轉移Centering on "Power" and "Desire" -On the Transfer of Narrative Perspectives from the First Eighty Chapters to the Last Twenty Chapters of Jin Ping Mei林偉淑《金瓶梅》;性別政治;敘事中心;身體政治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集刊 35, p.151-153《金瓶梅》是一部文人小說,作者有意識地讓小說人物互為參照、呼應、對比。全書的前八十回的男性是以西門慶為敘述中心,後二十回西門慶死後,男性以陳經濟,女性則以龐春梅則以陳經濟為敘事中心,陳經濟見證了西門府的快速衰敗,他走出家庭走向市井。並以張二官作為繼起的,未來無數可能的西門慶之一。同時,前八十回寫西門慶與一妻五妾以及無數女人的生活,是男性以權力財富交換他渴望的欲望與權勢。到了後二十回,依然是談家庭興衰,卻是以女性為欲望中心:從龐春梅看西門府的興衰,兼看周守備的榮盛與死亡;並從葛翠屏的角度再次確認,作為正室必須是大器,或者沈默面對其他妾室;通過以「愛」為名的韓愛姐,看到《金瓶梅》在重利寫欲之餘仍有救贖的可能,仍有一道從欲望裡提升的微光。zh_TW1561-378x國內是TWN
3 107/1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後二十回的敘事概念與指涉意義 , [107-1] :《金瓶梅》後二十回的敘事概念與指涉意義期刊論文《金瓶梅》後二十回的敘事概念與指涉意義林偉淑金瓶梅;權力;欲望;身體政治《東亞漢學研究》特別號(2018年)《金瓶梅》前八十回是以西門慶為敘述中心,後二十回情節發展極為迅速,事實上這正是《金瓶梅》作者的用心之處,在後二十回,短短的幾年內龐春梅已演繹了前八十回西門慶一府十年的榮衰。後二十回情節敘述,男性以陳經濟、女性則以龐春梅為敘事中心。特別是在後二十回的敘述陳經濟走出西門府,走向了市井,除了讓我們看到富二代的敗家破落之外,透過陳經濟身體欲望的書寫、性與死亡的描摹,更再次宣告《金瓶梅》一書將「權力與性」作為貫穿全書的主題,然而不同的是,權力未必都在男性手中,當龐春梅將陳經濟以表弟之名迎進守備府時,權力和欲望的位置就改寫了:西門慶代表父權社會底下,透過權力與財勢交換女體、孌童性愛的男性/父權。而龐春梅和陳經濟的欲愛與權力,則打破了男性/父權社會的單向性與絕對性,說明了權力與性的交換,是普世存在於人性底層根本的欲望。表現了男性形象的弱化:男性權力與欲望的錯置。相對的,周守備則是盡忠職守,建業立功以壯大家族,然而,周守備的忠義,是對於周府裡倫理綱紀不彰、官商勾結不忠不義的嘲諷,並直書國破家亡的敘述主題。韓愛姐的出場是欲望的符號,複寫了潘金蓮,接續潘金蓮和陳經濟的欲愛糾葛,使得《金瓶梅》成為前後文本相呼應的「欲望之書」。如果我們從性別政治的角度來看,可以看到韓愛姐從欲望糾纏的女子,成為陳經濟守節的賢妾,不惜剪髮毁目,這是作者透過作品所寓寄的誡世勸懲,同時,除了勸善懲惡外,也投射了文人士大夫在「性別政治」底下,對於女性的期待。看似縱欲的《金瓶梅》女性身體書寫,最終仍期待女性的身體是臣服在道德的要求或規範底下,即使這是在重利縱欲的晚明社會,作者仍渴望能對於家庭秩序的維持。可知《金瓶梅》是以儒家反面筆法寫出的時代悲感之作。zh_TW2185-999X國外是TWN
4 106/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沒有神所在的一道微光—韓愛姐在《金瓶梅》中的隱喻 , [106-2] :沒有神所在的一道微光—韓愛姐在《金瓶梅》中的隱喻期刊論文沒有神所在的一道微光—韓愛姐在《金瓶梅》中的隱喻林偉淑金瓶梅;韓愛姐東亞漢學研究 第8卷 ,157-166頁在重利好欲商人興起的晚明社會文化,《金瓶梅》的作者透過小說人物彼此的複寫、對比、呼應等關係,反省著家庭倫常、社會秩序的存在。以此不斷強調勸善懲惡以為世誡的主題,其背後更深刻的隱喻,則是彰顯家庭存在的功能,並渴望道德秩序的重建。本文試圖說明《金瓶梅》作者透過韓愛姐人物形象的設定及隱喻,所要表達的主題意涵。 韓愛姐出現在第三十七回,是西門慶為了蔡太師的管家翟謙所尋的一名妾室,是西門慶店鋪夥計韓道國的女兒,韓道國的妻子是與西門慶有染,在性癖好上能滿足西門慶王六兒。直到文末,韓愛姐才因為與父母逃難而遇見陳經濟,陳經濟將她視為潘金蓮的替身,與她欲愛交纏,成為露水鴛鴦。韓愛姐延續了潘金蓮與王六兒的欲望表現,但韓愛姐卻在陳經濟死後,主動要求以妾室身份為他守節,並且為了堅拒男人對她容貌的戀慕追求,她不惜割髮毁目,誓不再配人。韓愛姐以欲始卻以愛終,她成為二位六兒的翻案,同時,韓愛姐的形象在後來的《紅樓夢》中成為尤三姐的範式。同時,愛/愛姐成為「沒有神的所在」的《金瓶梅》裡的一道微光。zh_TW2185-999X國外是JPN
5 105/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的身體感知-觀看、窺視、潛聽、噁心與快感的 敘事意義 , [105-2] :《金瓶梅》的身體感知-觀看、窺視、潛聽、噁心與快感的 敘事意義期刊論文《金瓶梅》的身體感知-觀看、窺視、潛聽、噁心與快感的 敘事意義林偉淑金瓶梅;身體感知;觀看;窺視;潛聽;噁心與快感東吳中文學報 33,頁109-138《金瓶梅》是一部充滿身體敘事的大著作。《金瓶梅》透過瑣碎的日常,細寫身體的各種感官知覺,也寫出西門家興起與崩壞的軌跡。在《金瓶梅》裡,往往可以透過觀看、偷窺及潛聽的場景以及人物行動,是展現西門家的日常生活以及人物彼此的關係及內心思惟。觀看、偷窺,表現了「視者」與「被視者」彼此之間的複雜關係—他們選擇的位置及觀看視角,代表著現實中的權力地位高下,或者是角色所處位置的利益衝突。《金瓶梅》四度寫元宵節,元宵節俗的特殊性與慶典的狂歡性,展現了公眾的狂歡向私領域靠攏,從觀看與被觀看的「視」的角度,探討《金瓶梅》全書所隱喻的興衰起落以及欲愛流動。關於觀看,龐春梅曾被要求站在西門慶與潘金蓮的欲愛現場,執壼凝視他們的歡愛,或者在葡萄架下看視西門慶以性愛獎勵或懲罰潘金蓮,這樣凝視的角度又隱含了作者批判的角度。此外,《金瓶梅》中有二次有關口腔變態又詭異的情節──西門慶讓女性為他吞尿飲精,這種噁心、荒誕又詭異的場景與性愛,充滿了荒誕、噁心及荒涼的身體書寫。本文從觀看、偷窺、潛聽、噁心與快感,討論《金瓶梅》裡身體感知、意象的呈現及其隱喻。zh_TW1027-1163國內THCI Core;是TWN
6 105/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女性身體書寫的反思—以「性別政治」、「身體感知」為思考角度 , [105-2] :《金瓶梅》女性身體書寫的反思—以「性別政治」、「身體感知」為思考角度期刊論文《金瓶梅》女性身體書寫的反思—以「性別政治」、「身體感知」為思考角度林偉淑金瓶梅;性別政治;身體感知東亞漢學研究 7,頁91-101zh_TW2185-999X國外是JPN
7 102/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中性別所展現的身體空間及其文化意義-以武大、武松、吳月娘、潘金蓮、李瓶兒為例 , [102-2] :《金瓶梅》中性別所展現的身體空間及其文化意義-以武大、武松、吳月娘、潘金蓮、李瓶兒為例期刊論文《金瓶梅》中性別所展現的身體空間及其文化意義-以武大、武松、吳月娘、潘金蓮、李瓶兒為例林偉淑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長崎市:東亞漢學研究學會東亞漢學研究 4,頁165-174身體在空間的存在,是處於社會政治的脈絡之中,並在時間上受到歷史經驗的召喚與洗禮,因此而成為一種既是理性而又感性的主體。換句話說,它總是受到社會文化的凝視。《金瓶梅》的人物身體不僅表現了他們各自不同的際遇,並且彰顯了在亂世裡人物所受社會文化的影響。身體在《金瓶梅》或者隱喻著權力關係、能力大小、地位高下,愛寵多寡,甚至是投射人們對於身體的崇拜或鄙夷。因此可知身體不僅是空間性地存在,更是標示著文化意義。本文討論《金瓶梅》一書中武大、武松這兩位男性,並透過他們的身軀及形軀,說明他們因而得到之移動自主性與決定權的多寡。而女性則在文化的凝視底下,透顯了她們對於身體的掌控權以及如何掌控。並能從身體空間的擁有,反思這些人物何存在於他/她所屬的環境之中。tku_id: 000140740;Submitted by 偉淑 林 (140740@mail.tku.edu.tw) on 2014-10-27T16:09:22Z No. of bitstreams: 0;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4-10-27T16:09:22Z (GMT). No. of bitstreams: 0;2014-10-29 補正完成 by 何雯婷zh_TW2185-999X國外國際20140523~20140524是JPN東亞漢學研究學會第五屆學術年會暨中國文化價值與國際漢學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北京, 中國<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99326</url></record></links>
8 98/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 , [98-2] :《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期刊論文《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Applying Spatial Metaphor to Chamber Areas of Chin Ping Mei林偉淑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空間;花園;門窗;閣陽;箱奩;陽台臺北縣: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輔仁國文學報 30,頁249-270本文透過《金瓶梅》空間的書寫,表現空間的時間化,在西門慶家的宅院敘述中,透過空間的變化帶出來時間感。宅院及居所的安排,同時牽引著西門家妻妾的地位高下及故事的發展。家庭空間中,還有所謂的「私密空間」,如臥室、閣樓、女性的箱奩以及花園的角落。在這些私密空間中,臥室、花園,交織了權力與欲望。臥房在家庭的私密空間中是現時的、當下的時間存在,相對於臥房書寫的是「當下的時間」,箱奩收藏的則是「過去的時間」。箱奩和閣樓是收藏記憶與財富的封閉空間。至於隔開內外的門窗、以及宅院的陽台,則是家庭宅院中既開放又封閉的空間。門窗,是作為阻隔內外之用,隔絕彼此的關係,成就每個人的私密空間,然而,門窗往往也作為窺視他人生活的地方,門窗因此是大方窺視的屏障,以揭發更多的私密。陽台在《金瓶梅》中,則作為男女情欲跨界的演出,陽台成為人物窺探他人也被他人窺視的特殊場域。透過對於家庭宅院空間的敘事,得以討論空間在文學作品中的隱喻,並指陳文本的主題意識。20130405 已補正 by yuchi;tku_id: 000140740;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3-04-11T06:48:58Z (GMT). No. of bitstreams: 0zh_TW1023-3601國內是TW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57468</url></record></links>
9 91/2 中文系 胡衍南 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世情小說」大不同--論「續金瓶梅」對原書的悖離 , [91-2] :「世情小說」大不同--論「續金瓶梅」對原書的悖離期刊論文「世情小說」大不同--論「續金瓶梅」對原書的悖離Variations of Chinese Secular Novels: The Case of Jin Ping Mei and Hsu Jin Ping Mei胡衍南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臺北縣:淡江大學淡江人文社會學刊=Tamkang Journa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15,頁1-26《金瓶梅》以其對於「家常日用,應酬世務」的精細描寫,自晚明以來即取得「奇書」的尊榮地位;相較之下,紫陽道人(丁耀亢)《續金瓶梅》的藝術成就只能說是平平。讀書欲藉釋儒道三教宗旨評古鑒今,並反省明王朝政權亡的原因,基於這樣的「使命感」,可耀亢只得背棄笑笑生所開創的那對市井生活純粹描寫的風格,轉而以市井生活為背景,反射出晚明政治破敗、社會混亂、道德淪喪的因由。於是《金瓶梅》裡的家庭,在《續金瓶梅》被更廣大的人生場景給取代;《金瓶梅》裡的市井,到續書那兒也失去隱喻的功效。 然而《金瓶梅》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尤其包括它拋棄傳統「大敘事」寫作模式、改採「世俗化」細節描寫所形成的美學風格,以及因而開啟之新的、甚至是具備現代意義的文風。不過這樣一股專注於日常人倫及生活細節的文風,固然在《金瓶梅》之後促成了世情小說的繁榮景象,但是建立在晚明浮華靡爛物質基礎上的這股寫作傳統,卻隨著明帝國的沉亡而滲入了其他的質素。那些蘊藏著「文以載道」之集體無意識的儒生,一面從天理、法統、道德的角度詮解《金瓶梅》之旨意,一面又將國家興亡的存在處境譜成新的詠嘆調,使得在它之後的明、清世情小說,在「世俗化」的傾向上遠不及」《金瓶梅》。 本文即試圖籍《續金瓶梅》證明這種差異。20130223-補正完成 by yuchi;tku_id: 000101376;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3-03-12T04:40:55Z (GMT). No. of bitstreams: 0zh_TW1029-8312國內否TW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40144
10 92/1 中文系 胡衍南 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非「淫書」辨 , [92-1] :《金瓶梅》非「淫書」辨期刊論文《金瓶梅》非「淫書」辨The Defense of Gin Ping Mei: Not an Erotic Novel胡衍南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臺北縣:淡江大學中文系漢學研究中心中文學報=Journal of Chinese Literature 9,頁169-19220130225-補正完成 by yuchi;tku_id: 000101376;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3-03-12T04:40:40Z (GMT). No. of bitstreams: 0zh_TW1027-6483國內否TW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40528</url></record></links>
11 92/2 中文系 胡衍南 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世情小說」論 , [92-2] :「金瓶梅」「世情小說」論期刊論文「金瓶梅」「世情小說」論Discuss on Gin Ping Mei about Chinese Secular Novel胡衍南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臺北縣:淡江大學中文系漢學研究中心中文學報=Journal of Chinese Literature 10,頁79-10020130225-補正完成 by yuchi;tku_id: 000101376;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3-03-12T04:39:57Z (GMT). No. of bitstreams: 0zh_TW1027-6483國內否TW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40177</url></record></links>
12 100/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時空敘事所展現的抒情視域 , [100-2] :《金瓶梅》時空敘事所展現的抒情視域期刊論文《金瓶梅》時空敘事所展現的抒情視域林偉淑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長崎市 : 東亞漢學研究學會東亞漢學研究 2,頁12-22明清家庭小說中時間和空間都是小說裡的背景。事件、場景形成小說文本中的一幕幕風景,當我們回到小說時間及空間的敘事中,我們拆解了情節裡的永恆與斷裂、生存與死亡,並透過時間、空間的召喚—以隱喻、象徵、指涉等方式,呈現家庭小說的文本意涵。《金瓶梅》作為家庭小說,描寫細瑣的生活流光,同時透過歲時節令、生日宴飲的書寫,描繪了家庭生活裡的悲歡離合、窮達起落。本文的撰寫,是以小說敘事時間—時間滿格、時間快速過場的寫作筆法、時間錯置的敘事策略、回數開合成縐褶般往復的敘事美學,以及敘事時空上不斷對比和映襯的冷熱筆法,交錯形成敘事美學。敘事時空以及情感跌宕交織,往往在我們的凝視中展現了敘事文學的抒情性,並以此作為文本解讀的一種可能。Submitted by 林 偉淑 (140740@mail.tku.edu.tw) on 2012-04-27T10:03:48Z No. of bitstreams: 0;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2-04-27T10:03:48Z (GMT). No. of bitstreams: 0;tku_id: 000140740zh_TW2185-999X國外是JP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75976</url></record></links>
13 92/2 中文系 胡衍南 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論《林蘭香》在明清世情小說史的位置 , [92-2] :論《林蘭香》在明清世情小說史的位置期刊論文論《林蘭香》在明清世情小說史的位置On Lin Lan Xiang: It's Significance in Relation to Jin Ping Mei and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胡衍南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林蘭香》;世情小說;《金瓶梅》;《紅樓夢》淡江大學淡江人文社會學刊19,頁1-27自《金瓶梅》誕生以來,中國古典小說便發展出「世情小說」的寫作風潮。雖然歷來對於世情小說的定義不盡相同,但是率多承認《金瓶梅》與《紅樓夢》乃此一系列之兩大高峰,其他小說在藝術成就上則鮮有能與之婢美者。不過若就「以家族(家庭)生活為背景」的世情小說而論,寫於清初的長篇小說《林蘭香》,向來被視為兩大巨著間的重要轉折。本文擬就《林蘭香》的藝術筆法和思想特色進行申論,探究其於明清世情小說史上的位置。tku_id:000101376;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0-01-27T09:25:38Z (GMT). No. of bitstreams: 1 : 118 bytes, checksum: e21eb92f44f79b9dc09780fe6180d116 (MD5)zh_TW1029-8312國內<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40373</url></record></links>
14 92/2 中文系 胡衍南 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有無「微言大義」之商榷--綜述「金瓶梅」研究的一個觀點 , [92-2] :「金瓶梅」有無「微言大義」之商榷--綜述「金瓶梅」研究的一個觀點期刊論文「金瓶梅」有無「微言大義」之商榷--綜述「金瓶梅」研究的一個觀點Discuss on Political Satirical Conotation of Gin Ping Mei--A Viewpoint for Gin Ping Mei Research胡衍南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金瓶梅;小說史書目季刊社書目季刊 37(4),頁79-94將《金瓶梅》視為「淫書」,以及堅信它有「微言大義」,大概是晚明以來最難克服的兩種惡質讀法。關於前者,筆者已有一篇論文〈《金瓶梅》非「淫書」辨〉(《淡江中文學報》第九期,2003年12月),駁斥了歷來那種偏執的主張;本文則爬梳晚明以來《金瓶梅》研究相關文獻,意圖探究整個詮釋系統中對於「微言大義」說的反應,進而與力主此說者商榷討論。筆者以為,不能辨別《金瓶梅》非一部淫書,不能說明《金瓶梅》無微言大義,難以坐實魯迅以來「世情書」的講法。tku_id:000101376;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0-01-27T09:10:53Z (GMT). No. of bitstreams: 1 : 118 bytes, checksum: fab065e4e3b6f989e4982b4364ea37e3 (MD5)zh_TW0006-1581國內否TW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40188</url></record></links>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14 筆查詢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