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查詢 | 類別:期刊論文 | | 關鍵字:窺視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03 筆查詢結果
序號 學年期 教師動態
1 105/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的身體感知-觀看、窺視、潛聽、噁心與快感的 敘事意義 , [105-2] :《金瓶梅》的身體感知-觀看、窺視、潛聽、噁心與快感的 敘事意義期刊論文《金瓶梅》的身體感知-觀看、窺視、潛聽、噁心與快感的 敘事意義林偉淑金瓶梅;身體感知;觀看;窺視;潛聽;噁心與快感東吳中文學報 33,頁109-138《金瓶梅》是一部充滿身體敘事的大著作。《金瓶梅》透過瑣碎的日常,細寫身體的各種感官知覺,也寫出西門家興起與崩壞的軌跡。在《金瓶梅》裡,往往可以透過觀看、偷窺及潛聽的場景以及人物行動,是展現西門家的日常生活以及人物彼此的關係及內心思惟。觀看、偷窺,表現了「視者」與「被視者」彼此之間的複雜關係—他們選擇的位置及觀看視角,代表著現實中的權力地位高下,或者是角色所處位置的利益衝突。《金瓶梅》四度寫元宵節,元宵節俗的特殊性與慶典的狂歡性,展現了公眾的狂歡向私領域靠攏,從觀看與被觀看的「視」的角度,探討《金瓶梅》全書所隱喻的興衰起落以及欲愛流動。關於觀看,龐春梅曾被要求站在西門慶與潘金蓮的欲愛現場,執壼凝視他們的歡愛,或者在葡萄架下看視西門慶以性愛獎勵或懲罰潘金蓮,這樣凝視的角度又隱含了作者批判的角度。此外,《金瓶梅》中有二次有關口腔變態又詭異的情節──西門慶讓女性為他吞尿飲精,這種噁心、荒誕又詭異的場景與性愛,充滿了荒誕、噁心及荒涼的身體書寫。本文從觀看、偷窺、潛聽、噁心與快感,討論《金瓶梅》裡身體感知、意象的呈現及其隱喻。zh_TW1027-1163國內THCI Core;是TWN
2 98/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 , [98-2] :《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期刊論文《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Applying Spatial Metaphor to Chamber Areas of Chin Ping Mei林偉淑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空間;花園;門窗;閣陽;箱奩;陽台臺北縣: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輔仁國文學報 30,頁249-270本文透過《金瓶梅》空間的書寫,表現空間的時間化,在西門慶家的宅院敘述中,透過空間的變化帶出來時間感。宅院及居所的安排,同時牽引著西門家妻妾的地位高下及故事的發展。家庭空間中,還有所謂的「私密空間」,如臥室、閣樓、女性的箱奩以及花園的角落。在這些私密空間中,臥室、花園,交織了權力與欲望。臥房在家庭的私密空間中是現時的、當下的時間存在,相對於臥房書寫的是「當下的時間」,箱奩收藏的則是「過去的時間」。箱奩和閣樓是收藏記憶與財富的封閉空間。至於隔開內外的門窗、以及宅院的陽台,則是家庭宅院中既開放又封閉的空間。門窗,是作為阻隔內外之用,隔絕彼此的關係,成就每個人的私密空間,然而,門窗往往也作為窺視他人生活的地方,門窗因此是大方窺視的屏障,以揭發更多的私密。陽台在《金瓶梅》中,則作為男女情欲跨界的演出,陽台成為人物窺探他人也被他人窺視的特殊場域。透過對於家庭宅院空間的敘事,得以討論空間在文學作品中的隱喻,並指陳文本的主題意識。20130405 已補正 by yuchi;tku_id: 000140740;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3-04-11T06:48:58Z (GMT). No. of bitstreams: 0zh_TW1023-3601國內是TW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57468</url></record></links>
3 99/1 俄文系 劉皇杏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窺視作家的秘密―契訶夫致蘇沃林之未出刊書信(1888-1890) , [99-1] :窺視作家的秘密―契訶夫致蘇沃林之未出刊書信(1888-1890)期刊論文窺視作家的秘密―契訶夫致蘇沃林之未出刊書信(1888-1890)Peeping at the Author's Secrets: Unpublished Abstracts in the Letters of Chekhov to Suvorin (1888-1890)劉皇杏; Liu, Hwang-shing淡江大學俄國語文學系契訶夫書信;契訶夫;蘇沃林;未出版書信片段;letters of Chehkov;Suvorin;Chehkov;unpublished abstracts臺北縣淡水鎮:淡江大學淡江人文社會學刊=Tamkang Journa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43,頁127-148俄國文學大師契訶夫於辭世後,為世人留下了約一萬多封的書信遺產,這些珍貴的書信,至今多數仍未全文公諸於世,而部份遺失的書信也大多難以尋回。此外,由於當代基於道德風俗的考量或怕影響作家的個人評價,在目前已出版的契訶夫書信中,仍有許多刪節之處尚未出版。本文將透過這些所謂「有礙風化」的書信缺漏之處,以另一個視角探究契訶夫的個人特質及其人生態度,並以其小說《帶著小狗的女人》為例,試圖尋求作品中與這些缺漏文字相關連結,藉此提供另一種了解契訶夫與其創作之重要途徑。;Anton P. Chekhov left after him a broad epistolary heritage counting over ten thousand letters. This heritage has not been yet fully published, and by all we know may forever remain so, mainly due to the letters' not having survived these years. Among the published letters of Chehkov, however, there still remain some abstracts, which never have been printed, mainly due to their "obsceneness". This artic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03 筆查詢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