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查詢 | 類別:期刊論文 | | 關鍵字:欲望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11 筆查詢結果
序號 學年期 教師動態
1 107/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醋葫蘆》的世情書寫 , [107-2] :《醋葫蘆》的世情書寫期刊論文《醋葫蘆》的世情書寫林偉淑醋葫蘆;世情;女性書寫東亞漢學研究 9, p.65-74《醋葫蘆》全書四卷二十回,引自《中國古代珍稀本小說》第六卷。《醋葫蘆》寫家庭生活,也描摹市井風情。家庭生活中,主要描寫都氏好妬多疑,對丈夫成珪身體及欲望都嚴格的控制,家中的婢女只能是老醜如鬼魅。都氏為丈夫娶的小妾熊二娘子是為實女(石女),但她其實是波斯尊者轉世,因為實女之身,所以不墮紅塵,但她的陪嫁丫頭翠苔與成珪有染。都氏責打翠苔幾至死亡,並欲棄屍湖中。在此過程中,寫都氏掌家庭決定權及經濟支配權,以及她對於夫婦尊卑概念的質疑。也二度寫官府訴訟與市井風光,後來,都氏因多疑畏懼病逝。都氏的妬悍之氣衝上天庭驚動玉皇大帝,男神迴避,女神不願誅之,無人敢攖其氣,波斯尊者慈悲求情,地藏菩薩往西方極樂求如來佛演說《妙法怕婆尊經》,再讓都氏還陽以廣宣佛法。都氏在冥府裡被拔去妬筋,因此療妬,改過遷善,以證果報,並且印造佛經以為勸世。描寫妬/悍婦的小說中,書寫了妻妾特殊的人倫關係,寫妬/悍婦對於丈夫及家庭所有權的控制,描繪的仍是欲望/權力的書寫,作者指出對於家庭倫常、社會秩序崩毁的焦慮。zh_TW2185-999X國外是JPN
2 107/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權力、欲望與身體政治—《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轉移 , [107-2] :權力、欲望與身體政治—《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轉移期刊論文權力、欲望與身體政治—《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轉移Centering on "Power" and "Desire" -On the Transfer of Narrative Perspectives from the First Eighty Chapters to the Last Twenty Chapters of Jin Ping Mei林偉淑《金瓶梅》;權力;欲望;身體政治;Jin Ping Mei;Power;Desire;Body Politics臺北教育大學語文集刊 35, p.151-153+155《金瓶梅》是一部文人小說,作者有意識地讓小說人物互為參照、呼應、對比。全書的前八十回的男性是以西門慶為敘述中心,後二十回西門慶死後,男性以陳經濟,女性則以龐春梅為敘事中心,陳經濟見證了西門府的快速衰敗,他走出家庭走向市井。並以張二官作為繼起的,未來無數可能的西門慶之一為。同時,前八十回寫西門慶與連同一妻五妾在內的諸多女人的生活,是男性以權力財富交換他渴望的欲望與權勢。到了後二十回,依然是談家庭興衰,卻是以女性為欲望中心:從龐春梅看西門府的興衰,兼看周守備的榮盛與死亡;並從葛翠屏的角度再次確認,作為正室必須是大器,或者沈默面對其他妾室;通過以「愛」為名的韓愛姐,看到《金瓶梅》在重利寫欲之餘仍有救贖的可能,仍有一道從欲望裡提升的微光。zh_TW1561-378X國內是TWN
3 107/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以「權力」與「欲望」為論述中心—試論《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視角轉移 , [107-2] :以「權力」與「欲望」為論述中心—試論《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視角轉移期刊論文以「權力」與「欲望」為論述中心—試論《金瓶梅》前八十回到後二十回敘事中心的視角轉移Centering on "Power" and "Desire" -On the Transfer of Narrative Perspectives from the First Eighty Chapters to the Last Twenty Chapters of Jin Ping Mei林偉淑《金瓶梅》;性別政治;敘事中心;身體政治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集刊 35, p.151-153《金瓶梅》是一部文人小說,作者有意識地讓小說人物互為參照、呼應、對比。全書的前八十回的男性是以西門慶為敘述中心,後二十回西門慶死後,男性以陳經濟,女性則以龐春梅則以陳經濟為敘事中心,陳經濟見證了西門府的快速衰敗,他走出家庭走向市井。並以張二官作為繼起的,未來無數可能的西門慶之一。同時,前八十回寫西門慶與一妻五妾以及無數女人的生活,是男性以權力財富交換他渴望的欲望與權勢。到了後二十回,依然是談家庭興衰,卻是以女性為欲望中心:從龐春梅看西門府的興衰,兼看周守備的榮盛與死亡;並從葛翠屏的角度再次確認,作為正室必須是大器,或者沈默面對其他妾室;通過以「愛」為名的韓愛姐,看到《金瓶梅》在重利寫欲之餘仍有救贖的可能,仍有一道從欲望裡提升的微光。zh_TW1561-378x國內是TWN
4 107/1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後二十回的敘事概念與指涉意義 , [107-1] :《金瓶梅》後二十回的敘事概念與指涉意義期刊論文《金瓶梅》後二十回的敘事概念與指涉意義林偉淑金瓶梅;權力;欲望;身體政治《東亞漢學研究》特別號(2018年)《金瓶梅》前八十回是以西門慶為敘述中心,後二十回情節發展極為迅速,事實上這正是《金瓶梅》作者的用心之處,在後二十回,短短的幾年內龐春梅已演繹了前八十回西門慶一府十年的榮衰。後二十回情節敘述,男性以陳經濟、女性則以龐春梅為敘事中心。特別是在後二十回的敘述陳經濟走出西門府,走向了市井,除了讓我們看到富二代的敗家破落之外,透過陳經濟身體欲望的書寫、性與死亡的描摹,更再次宣告《金瓶梅》一書將「權力與性」作為貫穿全書的主題,然而不同的是,權力未必都在男性手中,當龐春梅將陳經濟以表弟之名迎進守備府時,權力和欲望的位置就改寫了:西門慶代表父權社會底下,透過權力與財勢交換女體、孌童性愛的男性/父權。而龐春梅和陳經濟的欲愛與權力,則打破了男性/父權社會的單向性與絕對性,說明了權力與性的交換,是普世存在於人性底層根本的欲望。表現了男性形象的弱化:男性權力與欲望的錯置。相對的,周守備則是盡忠職守,建業立功以壯大家族,然而,周守備的忠義,是對於周府裡倫理綱紀不彰、官商勾結不忠不義的嘲諷,並直書國破家亡的敘述主題。韓愛姐的出場是欲望的符號,複寫了潘金蓮,接續潘金蓮和陳經濟的欲愛糾葛,使得《金瓶梅》成為前後文本相呼應的「欲望之書」。如果我們從性別政治的角度來看,可以看到韓愛姐從欲望糾纏的女子,成為陳經濟守節的賢妾,不惜剪髮毁目,這是作者透過作品所寓寄的誡世勸懲,同時,除了勸善懲惡外,也投射了文人士大夫在「性別政治」底下,對於女性的期待。看似縱欲的《金瓶梅》女性身體書寫,最終仍期待女性的身體是臣服在道德的要求或規範底下,即使這是在重利縱欲的晚明社會,作者仍渴望能對於家庭秩序的維持。可知《金瓶梅》是以儒家反面筆法寫出的時代悲感之作。zh_TW2185-999X國外是TWN
5 106/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沒有神所在的一道微光—韓愛姐在《金瓶梅》中的隱喻 , [106-2] :沒有神所在的一道微光—韓愛姐在《金瓶梅》中的隱喻期刊論文沒有神所在的一道微光—韓愛姐在《金瓶梅》中的隱喻林偉淑金瓶梅;韓愛姐東亞漢學研究 第8卷 ,157-166頁在重利好欲商人興起的晚明社會文化,《金瓶梅》的作者透過小說人物彼此的複寫、對比、呼應等關係,反省著家庭倫常、社會秩序的存在。以此不斷強調勸善懲惡以為世誡的主題,其背後更深刻的隱喻,則是彰顯家庭存在的功能,並渴望道德秩序的重建。本文試圖說明《金瓶梅》作者透過韓愛姐人物形象的設定及隱喻,所要表達的主題意涵。 韓愛姐出現在第三十七回,是西門慶為了蔡太師的管家翟謙所尋的一名妾室,是西門慶店鋪夥計韓道國的女兒,韓道國的妻子是與西門慶有染,在性癖好上能滿足西門慶王六兒。直到文末,韓愛姐才因為與父母逃難而遇見陳經濟,陳經濟將她視為潘金蓮的替身,與她欲愛交纏,成為露水鴛鴦。韓愛姐延續了潘金蓮與王六兒的欲望表現,但韓愛姐卻在陳經濟死後,主動要求以妾室身份為他守節,並且為了堅拒男人對她容貌的戀慕追求,她不惜割髮毁目,誓不再配人。韓愛姐以欲始卻以愛終,她成為二位六兒的翻案,同時,韓愛姐的形象在後來的《紅樓夢》中成為尤三姐的範式。同時,愛/愛姐成為「沒有神的所在」的《金瓶梅》裡的一道微光。zh_TW2185-999X國外是JPN
6 86/1 中文系 楊宗翰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羊皮紙上的狼群——臺灣當代詩評論的欲望拼貼 , [86-1] :羊皮紙上的狼群——臺灣當代詩評論的欲望拼貼期刊論文羊皮紙上的狼群——臺灣當代詩評論的欲望拼貼楊宗翰創世紀詩雜誌 112,頁84-90zh_TW1024-3933國內否TWN
7 103/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是醒覺?還是痴迷?—試論《紅樓夢》中「恥情而覺」的尤三姐及其身體意識 , [103-2] :是醒覺?還是痴迷?—試論《紅樓夢》中「恥情而覺」的尤三姐及其身體意識期刊論文是醒覺?還是痴迷?—試論《紅樓夢》中「恥情而覺」的尤三姐及其身體意識林偉淑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長崎市:東亞漢學研究學會東亞漢學研究 5,頁235-245澳門大學《紅樓夢》中人物的描寫,不論是十二金釵,或者丫頭侍妾們,都十分細緻深刻。雖然尤三姐在文中出現只有三回,占去的篇幅並不多,但形象立體鮮明,情節跌宕,文中對於尤三姐的形象描寫,從「放浪形骸」、「竟真是她嫖了男人,並非男人淫了她」到「恥情而覺」,這裡看到尤三姐鮮明的情愛欲望,她要的,她不要的,都清清楚楚。最終,她選擇了自刎。在《紅樓夢》中,死亡往往是一種力陳自我,也是女性唯一能掌控身體的方式,特別是那些被賣作丫頭,或身為妾室的女子們,她們面對不堪的處境時,無以名狀,於是以死明志。然而,尤三姐,她既非丫頭,更不是小妾,她主動要求婚配的對象,若不是她的心上人,即使有潘安的美貌、曹子健的才華,都不能得到她的應允。尤三姐不論「是她嫖了男人」的浪蕩表現,或者「改過守分」安靜度日,或者最終「恥情而覺」而自盡,她都是有意識地操控著自己的身體,是以身體作為反抗禮法束縛的工具,最後也以肉身之死,宣誓存在的尊嚴。本文從尤三姐短暫的生命,她的性格、形象與處事態度,析論尤三姐的愛欲及其身體意識,以及她對身體存有的抉擇。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5-05-22T02:09:36Z (GMT). No. of bitstreams: 0;Submitted by 偉淑 林 (140740@mail.tku.edu.tw) on 2015-05-22T02:09:35Z&#x0D; No. of bitstreams: 0;tku_id: 000140740;2015-05-29 補正完成 by 何雯婷zh_TW2185-999X國外國際20150517~20150519是JPN東亞漢學研究學會第六屆國際學術會議<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103200</url></record></links>
8 102/2 英文系 郭家珍 助理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愛麗絲夢遊仙境》與《鏡中奇緣》中的檔案、夢與荒誕 , [102-2] :《愛麗絲夢遊仙境》與《鏡中奇緣》中的檔案、夢與荒誕期刊論文《愛麗絲夢遊仙境》與《鏡中奇緣》中的檔案、夢與荒誕Archives, Dreams, and Nonsense in Lewis Carroll's-"Alice in Wonderland" and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郭家珍英文學系暨研究所檔案;夢;荒誕文學;《愛麗絲夢遊仙境》;《鏡中奇緣》;archive;dream;nonsense;"Alice in Wonderland";"Through the Looking-Glass"英美文學評論 24,頁 79-102本文試圖以德希達(Jacques Derrida)的檔案概念,將道奇生(Charles Lutwidge Dodgson)或卡若兩(Lewis Carroll)-其更廣為人知的筆名-的名著《愛麗絲夢遊仙境》與《鏡中奇緣》讀成檔案。這兩本《愛麗絲》小說除了具有公共、公開的檔案特性之外,亦是德希達筆下的(非)檔案。不同於一般認知下具有整體性、一致性與本真性的檔案,德希達的檔案標示著在建檔狂熱(archive fever)與死亡驅力拉扯之餘的、一些無法被他約整肅與歸檔收編的剩餘,而這兩本愛麗絲小說作為夢,亦成為這些剩餘現身的場域。換句話說,這屬於檔案/夢的剩餘(語盲的剩餘、欲望的剩餘、書寫的剩餘、回憶的剩餘),就如德勒茲(Gilles Deleuze)所一直稱許的加號(AND)與裝配邏輯,又橫向地連結到荒誕文學。因為這剩餘,讓我們知道《愛麗絲夢遊仙境》與《鏡中奇緣》中所有好笑、瘋狂、荒謬、滑稽、不合邏輯與常理的橋段,正帶領我們朝向域外,而這種跨界卻也標示著這兩本愛麗絲小說,不是無意義書寫("nonsense":意義的缺失與空白),而是無意義書寫(nonsense意義的增生與繁衍)。 The two "Alice" books of Charles Lutwidge Dodgson (or Lewis Carroll, his much more famous pseudonym) have been acclaimed as the cornerstone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and of nonsense literature. By having recourse to Jac
9 101/2 英文系 涂銘宏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交響腐人夢:情感轉碼與戀人共同體 , [101-2] :交響腐人夢:情感轉碼與戀人共同體期刊論文交響腐人夢:情感轉碼與戀人共同體BL Goes Symphony: Affective Transcoding and Community of Lovers涂銘宏淡江大學英文學系情感轉碼;戀人共同體;德勒茲;BL漫畫;交響情人夢;樂壇爭霸;affective transcoding;community of lovers;Deleuze;BL comics;Nodame Cantabile;Hallelujah臺北市:政治大學英國語文學系文山評論:文學與文化The Wenshan Review of Literature and Culture 6(2),頁135-158「無聲」與「非運動性」的漫畫文本中,實質上充滿了擬聲字、情感圖示、與並列式蒙太奇 (有別於電影中存有時間差的連動蒙太奇) 之類的聲像轉碼。此一獨特的媒介現象,並非只是視覺或文字符碼「代替」填補聲音與運動之不在場的一種轉喻(metonymy),根本上實為根莖式共時情感之拉扯爆發的運作。 我們應當將漫畫中的超視覺圖構 (supra-visual mapping) 視為共感官間連動的非線性褶皺,而漫畫中的腐女想像縫合,則進一步像音樂運動中的間奏一般,將慾望摺疊於一個持續生長且不斷溢出的疆界的中介地帶。「交響」(συμφωνία, “symphony”)的字源的與歷史意涵,指涉不提不過器樂聲部間對位的一種混交行進中的和諧,以及聲音與感官間的「異質共生/聲」的調律。 本文探究的重點在於,在聲音與音樂為主要題材的漫畫本文中,感官夾雜的、多義符號的互相牽動,如何體現某種德勒茲式的情感轉碼(affective transcoding)與變形,以及BL同性慾投射與音樂流動如何促成情感疊韻(affective refrain)的再疆域化。如同挑釁制定性規範的異端,交響的腐人之夢提供重新想像組構內在經驗、不斷越界的巴塔耶式戀人社群(community of lovers)的可能性。巴塔耶的戀人共同體概念,事實上取決於一個不穩定、不完整的決裂上:機遇與缺乏。「愛」與親密,不管是在「交響」或情慾的運動上,在戀人的互解疆域之間,都反諷地指向共同體的「形式散失」(formlessness),以及臣服於欲望流動(指向與對象上)的隨機不定。;“Silent”and non-an
10 90/1 英文系 邱漢平 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美學、民族誌與文學的文化功能:專訪嘉布瑞兒.舒瓦伯教授 , [90-1] :美學、民族誌與文學的文化功能:專訪嘉布瑞兒.舒瓦伯教授期刊論文美學、民族誌與文學的文化功能:專訪嘉布瑞兒.舒瓦伯教授Aesthetics, Ethnography and the Cultural Functon of Literature: An Interview with Professor Gabriele Schwab邱漢平; 梁一萍; 陳艷姜淡江大學英文學系民族誌;書寫文化;後現代人類學;柯里福;溫尼卡特;拉岡;美學文學移轉;佛洛伊德;食人現象;主要過程;次要過程;克里斯蒂娃;論定;詩語的革命;包勒斯;憂鬱症;群體共識;人文模式;李歐塔;德勒茲;美的美學;雄偉美學;欲望生產臺北市:臺灣大學出版中心中外文學=Chung-Wai Literary Monthly 30(4)=352,頁 128-147美國加州大學爾灣校區批評理論研究所所長舒瓦伯(Gabriele Schwab),一九九八年暑期在國際人文理論學院(lnternational School of Theory in the Humanities)講授「想像人種誌:文學研究中的人類學傾向」專題研究。三位來自台灣的學者,也在西班牙聖地牙哥大學(University of Santiago de Compostella)參加這項研習會,對於舒瓦伯教授講述的以人類學重新定位文學研究,頗為傾倒,因此做了一次專訪。訪談中討論的議題,包括民族誌作為因應人文學科危機之基礎,乃基於回歸文學之文化功能,把文學作為文化接觸的媒介。其次談論從不同理論尋找工作靈感,並從中組合適用的理論。文學移轉(literary transference)被視為在移轉性空間中連作,這個空間存在於文化編碼方式和無意識的世界之間。舒瓦伯教授也說明自己理論之人文傾向,並比較其所持模式與德勒茲(Gilles Deleuze)及李歐塔(J-F Lyotard)等非人文模式之異同。20130704 已補正完成 by yuchi;tku_id: 000126216;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3-07-11T03:16:49Z (GMT). No. of bitstreams: 0zh_TW0303-0849國內否TW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
11 98/2 中文系 林偉淑 副教授 期刊論文 發佈 《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 , [98-2] :《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期刊論文《金瓶梅》家庭宅院的空間隱喻Applying Spatial Metaphor to Chamber Areas of Chin Ping Mei林偉淑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空間;花園;門窗;閣陽;箱奩;陽台臺北縣: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輔仁國文學報 30,頁249-270本文透過《金瓶梅》空間的書寫,表現空間的時間化,在西門慶家的宅院敘述中,透過空間的變化帶出來時間感。宅院及居所的安排,同時牽引著西門家妻妾的地位高下及故事的發展。家庭空間中,還有所謂的「私密空間」,如臥室、閣樓、女性的箱奩以及花園的角落。在這些私密空間中,臥室、花園,交織了權力與欲望。臥房在家庭的私密空間中是現時的、當下的時間存在,相對於臥房書寫的是「當下的時間」,箱奩收藏的則是「過去的時間」。箱奩和閣樓是收藏記憶與財富的封閉空間。至於隔開內外的門窗、以及宅院的陽台,則是家庭宅院中既開放又封閉的空間。門窗,是作為阻隔內外之用,隔絕彼此的關係,成就每個人的私密空間,然而,門窗往往也作為窺視他人生活的地方,門窗因此是大方窺視的屏障,以揭發更多的私密。陽台在《金瓶梅》中,則作為男女情欲跨界的演出,陽台成為人物窺探他人也被他人窺視的特殊場域。透過對於家庭宅院空間的敘事,得以討論空間在文學作品中的隱喻,並指陳文本的主題意識。20130405 已補正 by yuchi;tku_id: 000140740;Made available in DSpace on 2013-04-11T06:48:58Z (GMT). No. of bitstreams: 0zh_TW1023-3601國內是TWN<links><record><name>機構典藏連結</name><url>http://tkuir.lib.tku.edu.tw:8080/dspace/handle/987654321/57468</url></record></links>
[第一頁][上頁]1[次頁][最末頁]目前在第 1 頁 / 共有 11 筆查詢結果